Lnes-鹅夫人

Timothy Drake中心 KT+23主 AllTim杂食 暗巷永不变心 Graves苏+鹅太

五次他与我擦肩而过,一次我们永不分离

写在前面的话:作者就是个小透明,文笔不行,脑洞不行,整个就是大写的OOC!唯一拥有的就是对这一对的爱,如果你能接受上面这些,那就往下看吧。
=======================
1.
我蹲在墙角,看着我的猎物轻巧地躲开追捕,然后坐上那辆等待已久的车。
猎物,是的。
我喜欢称自己为狩猎者,这是我天生的职责。
我跟了上去。
轻微的化学反应,当绿色眸子对上那双湛蓝色的眸子时。
这不在我的理解范围内,我忽略了它。
快点,快点,我在心中默念着。没有谁会对这些千篇一律的工作有耐心的。
终于,我等待已久的时刻到来。
枪声,火光,死亡,这让我兴奋。
汽车冲下栏杆,落入水中。
哈,算你们两个走运,至少我可以收获两个交差了。
2.
真是够猛的,我在心中暗暗吐槽。
虽说我每个星期我总能收到一两个这种也是行业的,但这么大的场面?你一定在开玩笑。
他们通常都死的无声无息。
愚蠢的俄国佬 我在心里翻了个白眼,干脆跟我后面的局长杠上了。
“我们来赌一赌他们能坚持多久?”
“不,他们不会死的,相信我。”他信心满满的对我说。
“没有人比我更了解死亡的。”
危难时的惊慌,这是致命的,也是平常的。
当我看见水下移动的光和俄国佬们被转移的目光时。我在心中再次问候了他们的祖宗十八代。
“没有人比我更了解我们的传奇特工了!”
我狠狠地瞪着他洋洋得意的脸。
真他妈的窝囊。
3.
爬迪拜塔,除了这小子疯了,我得不出任何其他的结论。
我在Ethan的一只手套没电时就出现在这里了。
但他也足够坚定,安全的爬上去了。
我听见他的组员松了一口气。
我在他们中间看见了上次从我手中逃过一劫的首席参谋。我瞪了他一眼,当然毫无效果,他看不见我。
他在来回踱步,浓郁的焦虑味道散布在空气中,我挑了挑眉。
我不太明白这意味着什么。
我也来不及思考。因为我们的传奇特工又开始作死了!
这样都不死天理难容了好吗!
我都可以想象我在同僚聚会上用这一个故事吸引全场目光了,我接收过一个在迪拜塔上荡秋千的疯子!
然而,想象很丰满现实很骨感。
自杀式救援,Brandt已经半个身体探出窗外,若没有后面拉住他们的Jane。我想我今天的业绩一定会加上俩。
两人瘫软在地上,肾上腺激素开始消散,一种微妙的气氛在两人间蔓延开来。
好吧,我好像明白一些什么了。
4.
我再次看见Ethan时,他正挂在一架起飞的飞机上。
我一点也不激动,相反我觉得我可能需要一袋瓜子爆米花啥的。
狩猎者的天性已被他的好运气消磨得所剩无几。我现在就是一个看动作大片的吃瓜群众。
最后,他们完成了任务,不出所料的。
我听见,Ethan一直念着Brandt的名字,不出所料的。
5.
今天的收获可不少,一堆反派的小喽啰等着我去收拾。
可我不着急离开。
我嗅到了Ethan兴奋的心情。他的手藏在口袋中,手指摩挲着那个小小的精致的盒子。
我轻笑一声,好奇他居然现在才这样做。
我会祝福他们的,我所能给他们的最大的祝福就是
我希望我再也不会看见他们。
+1.
很多人都相信传奇特工的好运终会用完。
我也相信。可我从没想过这一天到来的这么快。
Brandt在哭,按压这他的单孔,哭着求他不要离开,血还在不断地涌出来。染红了Ethan的白色衬衫,染红了Brandt的双手,染红了一切。
Ethan出奇地平静,什么都没有。
只有一个词:Brandt.
“Brandt...活下去...”
我无能为力,以往的我对死亡毫无感触,而此刻,我恨我的无能为力。
绿色的眸子终失去了光泽。
“Hi,Mr.Hunt”我我微笑着对他说。
【尾声】
2年后,一家偏僻的私家医院中。
Brandt在沉睡,阳光撒在他柔和的面容上,镀上了一层温暖。
他这样已经一个星期了。
他可能随时醒来,或者,随时逝去。
我站在他的床头,静静的。
感受着他的心跳,他的呼吸。慢慢的减弱。
最后,心率检测仪上的图案变成一条直线。
我捏了捏身旁人的衣角。
“Hi,Mr.Hunt”我听见他说。
【END】

评论(5)

热度(1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