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nes-鹅夫人

Timothy Drake中心 KT+23主 AllTim杂食 暗巷永不变心 Graves苏+鹅太

【暗巷组/Gradence】PAIN

原作:神奇动物在哪里

CP:帕西瓦尔格雷夫斯X克雷登斯拜尔本

––––––––正文开始–––––––

  Credence缓缓走在这间大的惊人的城堡中,即使他已经入住两天也未能走过这里的每一间房间,这座城堡曾经属于的伟大的Graves家族,现在却继承给了他这个无名小卒,要是给这里的前人知道估计会从棺材里跳出来拿咒语把他暴揍一顿。但是他们都不在了,连Percival Graves也是。

  在我死后,我的所有遗产,将全部留给Credence Barebone。

  亲爱的先生,在我失去你以后,这些,所有的,又有什么意义呢?

  Credence走到一扇高大的门前,复杂而神秘的雕刻看上去格外庄重古老。推开门,里面一片黑暗,只有从门缝间露出的光来照明。以为这只是另一间空房间,正当Credence准备离开时,橙色的蜡烛光芒亮起,这是一条宽阔的长廊,墙上挂满了壁画,画中的人正看着他窃窃私语。

  Credence看着他们不屑的神情,如果真的可以跳出来,自己恐怕早就被惨死了。
接着,他被一幅画吸引了全部注意,准确的说是画中的人。年轻版的Graves先生,微长的卷发,不太整齐的华贵衣裳,他甚至还带着一颗亮闪闪的耳钉,年轻的先生看上去和现在截然不同,更加青春,毫不掩饰他的个人魅力。

  “嘿!蘑菇头!你盯着我看做什么!” 当然也更加的傲慢与轻浮。

  Credence被呵斥的舌头打结,说不出话来,只是惊异的等着画中人。

  见自己的问题没有回音,Percival无聊的撇撇嘴,准备离开自己的画框。

  “等。。。请等一下。先生!”看见自己朝思暮想的人要离开,Credence急了,想要扑上去阻止,可惜他忘了这是一幅画,对方早已不见踪影。

  Credence离开房间,把身后对他愚蠢笨拙的嘲笑关在脑后。

 
 
  从那以后,Credence开始频繁的出入那间房间,当Percival在时,他们会断断续续的聊天,通常都是Percival在说话,年轻的Graves先生可谓是一个话痨,Credence则是完全相反,他不会说话,大多数时候只会默默倾听 然后记在脑内。好在Percival不在乎这位同伴的沉默,按他自己的话说“天哪,我真高兴你在我身边,终于不用再听那些老头老太太的唠叨了。”

  Credence知道了画中的Percival只有17岁,17岁的Precival从发丝到脚趾都散发着他的叛逆气息,致力于违抗老辈们的每一句话。Credence有时候甚至能旁观到Percival把整个画廊闹的鸡飞狗跳。

  这是Credence第一次在失去他的先生后感到快乐。

  但他怀恋他的先生,他独一无二的先生,第一次让他感受到温暖的先生。
 
  可是现在他不在了。只留下Credence一个人。

  “嘿!蘑菇头!你在哭吗?”Credence抬起头,眼泪模糊了他的双眼,只能看清画框里的人影,但他听得出来Percival语气中的担忧。这让Credence好受了些,有人在关心他,即使对方只是一幅画。

  “没有。。。”Crendence抹了抹眼泪,对他扯出一丝微笑。
 
  对方看上去一点也不相信,深邃的眼神盯着Credence许久,但什么也没有说出来,只是缓缓的点了点头。只有这个时候Credence才会在对方身上找到未来的影子。

 
 
   “所以。。。你继承家族的所有遗产?Credence点点头,对方得意中带着一丝邪魅的微笑让他感到不安。

  “哇!老家伙们绝对不会喜欢这个主意的!听起来未来的我也不是那么无聊嘛!””

  那是因为你死了,但Credence理智的没有说出来,这对画中人来说显然不是什么好消息。没有必要告诉他,这种痛苦让自己承受就好。

  “你又露出那种表情了。”什么表情?

  “那种无比的悲伤,你是我见过的最悲伤的人了,Credence。”Credence惊讶的抬起头,惊讶于对方第一次叫出了自己的名字,更惊讶于对方正经严肃的语气。潜意识里已经开始不安起来。

  “我死了对吗?我是指未来的那个。”他知道了,Credence的胃翻滚起来,感动前所未有的无力。眼泪迷糊了视线,只能哽咽着重复“对不起,对不起,先生,我真的很对不起。。。”

  我没有能力保护好你,我没有察觉到你的掉包,甚至现在还要让过去那个快乐的你承受这个消息,对不起,先生。

  “嘘。。。没事的。。。不要哭了。”Percival伏在画框上,轻轻的拍着框边,就好像要冲出画布来抚摸安慰他一样。

  过了好久Credence才平复好自己的心情,只剩下一些抽泣的声音。

  他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蜷缩在长廊里睡着的。对于后面哭泣时的回忆只有一些断断续续的片段,他记得Precival说“我看得出来我们的关系特别亲密,你爱他,你为他陷入无限的悲伤与自责,天哪,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了,我不喜欢看见你哭,我相信他也不愿意,听着好吗?我不怪你,从一开始我就知道了,但是,我想告诉你,我不怪你,他也是,从来没有因为他的死怪过你。”

  画中人早已不知踪影,Credence站起来离开房间后才后知后觉的明白过来。
先生从来都没有怪过他。

 

  Credence在跑,以他默默然的形态。但他嫌自己不够快!他不在乎自己掀翻了多少马车,他不在乎。

  先生,先生,先生,我的先生还活着!

  他狂奔进那个阴暗的地下室,混合潮湿与古怪的气味。

  他朝思暮想的人正蜷缩在冰凉的水泥地上。

  无视周围巫师不赞同的目光,抱起他的先生。

    Grindelwald被捕,魔法世界恢复了平静,先生的身体在慢慢恢复,噩梦的次数的也越来越少。

  Credence缩在先生的怀里,享受着这一刻久违的温暖。
他的先生回来了。

–END–

彩蛋:Percival像见了鬼一样瞪着眼前这个老了20岁的自己,接着消失的无影无踪,又在两人寻找了整整一天后出现,怒斥他们欺骗自己的感情,伤害了自己幼小的心灵。

–真·END–

其实这一开始是一个假死梗的,是和套太太玩狗血梗棋盘时抽到的 但是一没控制住自己就放飞自我了,其实就是满足了一下我想看蘑菇宝宝和年轻部长唠嗑的欲望。随便啦,已经写成这样了就当送给套太太 @MH套 的礼物吧!最近2的预告出来了,没有部长,心痛,只能自给自足了。

评论(4)

热度(36)

  1. 决明止Lnes-鹅夫人 转载了此文字